杨青青

关注我孔夫子微信号:476847113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新闻动态

进城拱白菜就能百分之百能走上人生巅峰?

2021-06-09 13:58:43新闻动态0

  前不久,衡水中学学霸张锡峰的一段演讲火了,他说,“我就是一只来自乡下的土猪,也要立志去拱大城市里的白菜。”这句话,配上他略显狰狞的表情和恨不得撕碎这个世界的语气,让不少听众都有种毛骨悚然之感。

  其实,追求梦想没有问题,学习和奋斗也是理所当然,这世间还有什么比为梦想勇往无前的少年更动人的呢?尤其是在教育资源分配不均,城乡对立日益加剧的时代里,寒门子弟的道路愈发艰难,往往拼上一切,也很难找到出路,理想的微光成了他们至暗时刻唯一的依靠。

  但是,张锡峰的“土猪拱白菜”并不是追求梦想的呐喊,更像是恶狠狠的叫骂,听不出来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只有充满恨意的偏激。

  张锡峰所在的衡水中学和安徽的毛坦厂中学是闻名全国的高考工厂,里面汇聚了无数想通过学习改变命运的普通孩子。在这里,他们的时间管理被做到了极致,他们像压缩饼干一样,挤压着所有的可能来换一个好成绩。

  每个人都被卷得鼻青脸肿,衡水中学不少学生得了胃病,“竞争”成了教育的手段,也成了教育的目的。没有善与美的熏陶,没有智识的启蒙,一切都是为了生存,为了分数。这些在人生重要成长期的学生们,他们的人格和思想都处于待塑造阶段,这样的教育环境塑造了这样的他们,过早地见识了世界的残酷,过早地明白了丛林社会的法则。

  在这样的情况下,对很多农村学生来说,也许只有保持愤怒,偏执而仇恨地走下去,他们才能在并不多的资源里抢到一星半点,才能杀出一条血路来。

  没有人有资格去苛责嘲笑这个17岁的高中生,因为这个社会是由所有人组成的,这个社会的法则是成年人铸就的,下一代只是受害者。

  寒门子弟实在不易,他们年纪轻轻说出“土猪拱白菜”已经是悲凉,已经被是亏欠的太多,是教育欠他们的,也是这个社会欠他们的,如果他们还要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哄骗,以当土猪为自豪,那才是真正的可怕。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