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青青

关注我孔夫子微信号:476847113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新闻动态

孔夫子:古书新语

2022-01-21 21:50:04新闻动态0

  宋袁襄《枫窗小牍》载:

  徽庙尝乘骢马至太和宫前,忽宣平日所爱小马。其马至御前,马足不肯进,左右鞭之,益鸣跳不复调驯。时圉人进日:“此愿封官耳。”上曰:“猴子且官供奉,况使小马白身邪?”赐其龙骧将军,然后帖然就辔。

  这一则很可编入《论语》的《幽默文选》。猴子既然做官,马儿自不甘屈伏,鸣跳不驯,装腔作势,此及事之必然。可是,终竟是“装腔作势”而已,所以,封官以后,马上就“帖然就辔”,不再“鸣跳”了。这“帖然”二字,可谓神来之笔。

  二

  明李日华《紫桃轩杂缀》载:

  道士吴涵虚,好睡终日,人号吴之猱,其言曰:人如要闲,必先学懒。若不懒,定不闲也。

  此道士真是深得懒学三昧者,大可以著一部懒人哲学。此种学理,实际上,也只有如道士者流可以体验得出来,日夕奔走衣食者可谓休想。某君闻之曰:国难时期,安得全国皆懒人?此懒人哲学提倡者应特别嘉奖。

  三

  幽默大师林语堂先生,最近大捧郑板桥,对于板桥骂知识分子的话,颇感痛快。昨阅周昀叔的书札,有一则,与板桥之言,可谓相得益彰。书曰:每笑穷措大,数十年奔走名场,饥寒如故。坐视井庖萧萧,妻子啼号,仰屋哀吟,束手无策。出见市井驵僧,鲜衣美食,诧为天人。而乃匡坐大言,如有用我,必能经纶当世,袵席斯民,其谁信之?吾辈多有此习,最足令人捧腹。

  我说,这类人真的做官,我辈岂止“捧腹”,直要“遭殃”;若云举例,当今之世,何地无之?

  四

  金武祥《粟香二笔》载:

  顺治间,有奏毁佛寺者。上谕:佛至今日,亦可怜矣。留作山川景物之点缀可也。

  又乾隆间,有以沙汰僧道请者,御制诗云:

  颓波日下岂能回?二氏于今亦可哀。

  何必辟邪犹泥古?留资书景与诗材。

  以无限精力经济,来创造“画景诗材”,可谓雅人深致,而亦惟有高雅之人,乃能如此。今洛阳大修寺院,主席为灵谷寺刻经,部长礼佛,绅耆送龟,可谓高雅不让古人。小子何幸,生兹盛世!

  五

  明李日华有《梨花怨》十二绝,记他向沈子广乞梨花的经过。每首诗前,“为俳语引之”。此徘语,颇令人发噱,特录之于次:

  与沈子广乞邻翁梨花。

  子广辞以尚蚤。

  又促之,辞以主人他出,篱门不开。

  又促之,辞以雨中不堪攀折。

  雨晴,又促之,辞以落尽。

  羞涩不复乞。

  独坐念之,终怨。

  它日会子广,许以明年偿通。

  明岁花时,又先期促之。

  旬日,又促之。

  子广柬来云,邻翁之树已薪矣!

  俳语第十二为:“他日子广为予蓄梨花栽,感其意,谢之。”这一俳语,保全了子广的面子,却损害了全俳语的幽默,我觉得删去为是。此一幕乞花喜剧,在他人见之,作何感想,我不得而知。至少,在我个人,是觉得沈子广大有道理,即以此治天下,亦必大大成功。手段如此高明,氓之蚩蚩,焉有不群起大购其飞机奖券的道理。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