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青青

关注我孔夫子微信号:476847113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新闻动态

予学篆好临《石鼓》,数十载从事于此,一日有一日之境界

2022-02-11 16:51:13新闻动态0

  “诗成无像之画,画出无声之诗”,关于“书画同源”,《历代名画记·叙画之源流》中曾载:“是时也,书、画同体而未分,象制肇创而犹略,无以传其意,故有书;无以见其形,故有画”。

  然相较于绘画,书法以其简练线条所呈现之迥异形态或风格,似乎更能表达传统的东方美学意境,其艺术逸趣更为抽象,亦更曲高和寡。

  自古及今,书法章式既繁杂又多嬗迭,有甲骨文、金文、隶篆、行草楷等诸体,或秀丽飘逸,或豪放浑厚,或婉约含蓄,皆有其妙。

  此外,历朝书风,亦好尚不一,如“晋人尚韵、 唐人尚法、 宋人尚意、元明尚态 ”,而且即使同朝,不同时期具各自面貌。

  以明书为例,继宋元帖学之传统,明初“三宋二沈”台阁体盛行,至中期祝允明、文征明等吴门大家上追晋唐风流,大呈复兴之势,晚期如董其昌、米万钟、倪元璐、王铎等,又侧锋取势,绝无固守。

  而清代关于碑帖分野,则争论不断。康有为提倡“尊魏卑唐”,其于《广艺舟双楫》,曾言:“迄于咸、同,碑学大播,三尺之僮,十室之社,莫不口北碑、写魏体,盖俗尚成矣”。

  此后,碑学兴起,帖学则日渐衰败,诸多名家由“二王”转向了北魏书法。如赵之谦“弃颜入魏”,一发而不可止。其致力研究金石碑版,所形成之魏碑体书风,使得碑派技法趋向完善,其功大焉。

 

 

  【著录】《赵之谦书画编年图目》,(下卷)第20页,上海古籍出版社,2005年。

  【题识】圣人凿开天路,显彰化源。大天氏云:一大之物目天,一块之物目地,一炁之块名混沌,一气分万䨜,是圣凿破虚无,断气为二,缘物成三,天地之道不绝。敦田四兄同门大人属书,弟赵之谦。

  【印文】赵之谦印

  【鉴藏印】鹏庐六十后印记

  【说明】文物商店旧藏。

  赵之谦于《瘗鹤铭》、《张猛龙碑》、《云峰山刻石》等北碑中取法甚多,亦曾撰《补寰宇访碑录》。

  此件《乾坤凿度》,既得《郑文公》、《瘗鹤铭》俊逸、舒展之势,又兼有黄山谷外秀内刚,寓遒劲于流动之韵。细观之,笔墨雄健,法度森严,又不见丝毫刻板,须臾之间,即有“疏可走马,密不通风”之感。

  吴昌硕亦甚推崇碑学,对于秦汉诸碑、金石之学,兼取博收,吐故纳新。缶翁又长期临摹“石鼓文”,指腕间境界日臻,如其所言:“予学篆好临《石鼓》,数十载从事于此,一日有一日之境界。”

  此外,吴昌硕曾于题《何子贞太史书册》中,言及:“曾读百汉碑,曾抱十石鼓;纵入今人眼,输却万万古。”据此可知,缶翁之书法,既得益于石鼓之笔力骨线,又不乏汉碑之浑厚古朴,堪称一代宗师。

文章评论